很久之前我曾經想解釋那天我遇到的經驗,卻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感覺形容。

直到許久後的現在又想起那天的我,那有點悲涼的感動。


  「我遇到無聲綻放的煙花」

在那夏季單人無聲蜿蜒山道上。
我看夜空中消散的煙花留下蒼白輪廓,夏天的風吹來帶著飽滿的溼氣,像淚。



從山谷遞來如遠雷的煙火聲,抓不住那已消散的燦爛。
這奇異的不協調帶著某種嘲諷感,不動聲色的譬喻,無力的抗拒。



我留不住,這流轉的時序。

但,生命裡空虛的輪廓卻銳利得那麼清晰。


創作者介紹

愛曼達 她說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