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臺下是NANA裡出現過的black stone

我的pixnet網路相簿因為硬碟壞軌的問題照片資料全部救不回來了


除了惋惜
我更覺得一陣慌亂



有些人面對已經變心即將離去的情人苦苦挽留
或許不是出自對愛情的不捨

是對兩人共同的回憶與生活方式的本能反應

一個情人的離去
瓦解的是兩人的過去


有些人是用一個人的存在記住一段生命




難怪我對於照片消失感到如此慌亂



每張照片對我都具多重意義
我靠它記住太多事



景美河堤右岸
幽暗的居所
191-1號

破敗的房是詩的題材
運動會是橘色的火燄

學士服是句點

圖書館泛白的燈光有靜的氛圍

當然
還有他


不靠著照片這些過往就不再那麼明確
記憶裡的一切都泛著灰



我記性不好
所以我怕


我怕忘記


創作者介紹

愛曼達 她說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