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走

到北回歸線處停腳

在北方的心情來不及收拾
秋已近 另一邊還在夏季

花很多時間與自己相處對話

我看到
別人眼中的我不是我

為什麼表面而膚淺而虛應

我看到自稱是神的人眼中有到筆直而光亮的路
該走去?

駐地久視卻興起一股厭惡

轉身不堅強
我聽見一種近似哀鳴的低泣

S˙O˙S


創作者介紹

愛曼達 她說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