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09 Sun 2008 16:16
  • 對立

 

 

 圖為Gustave Moreau  Orphée (1865)

 

 

要放多少不信任與怨恨在心中,

才會連聽對方說句話都不願意。

 

 

這陣子我關電視的比例又回到選舉時期,

電視畫面總是讓我心頭一陣的不舒服。

 

對我而言,政治跟政客都是差不多。

逐著腥臭之路感到興奮而滿足的就是這群人。

哪˙個˙政˙黨˙都˙一˙樣˙

很令人沮喪,但不得不接受現實狀況就是這樣。

 

 

為什麼簽屬通郵通航等協定是件不好的事?

通郵通航不是一直希望達到的目標嗎?

如果無法避免要與對岸有經濟互動,簡化目前繁複迂迴的流通模式不是件有利的事情嗎?

我們要抗拒的究竟是什麼?抑或是另一場意氣之爭?

 

為什麼拿國旗要被制止?

為什麼店家不能選擇撥放自己想撥的音樂?

我想這麼久還是無法理解用哪條中華民國法律適合解釋這個行為?

 

用二元化分來表達意見是最簡單也最不用大腦了,

我們的政客似乎太忙碌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帶領大家。

不是藍就是綠

不是民進黨就是國民黨

不是朋友就是敵人。

應該深切思考與討論的議題,

用化約的對立式切割讓人民不去想那背後最該了解的那一面

 

民主 民主

多少罪惡貪婪以你之名而使。

 

民主建立在眾人尊重法治與他人自由的共識與自制上,

擁有民主應當是小心翼翼且要深自警惕的一件事,民主得來不易但卻容易被摧毀。

好不容易透過流血流汗抗爭得到的民主成果,

極有可能因為過度詮釋的操弄模糊了人們心中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共識"。

 

暴力與過度擴張警察機構權力不代表就是民主。

 

我們不折不扣的在這塊土地上生活,台灣無疑的是我們的國家。

但沒必要活在對立且不信任的國家中,

不管哪個政黨執政,

永遠有一半的人只對自己的政黨有向心力卻可悲地對自己的國家沒信心。

 

我對整場遊行活動不滿的是:

本來由人民發聲立意良善的目標卻因為某些立委議員需要新聞版面而變調。

當暴力衝突模糊本來要表達的訴求,整個活動後得到的僅剩誤解與更多的口水戰。

 

為我們生活著的台灣盡份心力,堅持該有的態度該有的信念。

拒絕為政客作嫁,拒絕為政客造勢。

除了對立之外,我們可以堅持更多的事。

 

 

 

圖為 Gustave Moreau  Orphée (1865)

創作者介紹

愛曼達 她說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通
  • 為妳鼓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