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牌香水 台灣沒進了


我看向窗外,也看車窗倒映裡的她。
她沉靜不語的樣子很吸引人,有種跟這車廂格格不入的美感。

車窗是貼著手泛起一圈白霧的溫度,跟她的沉靜倒是很相配。

男人在她左側,他正努力跟她解釋他花了多少時間成本做了哪些偉大事蹟云云。

他很努力了,我知道。
但她平靜的臉沒有絲毫的改變,似乎他用力解釋的那些事情是難以理解的方程式。
男人的說明仍在繼續,目前已經解釋到他工作上的進展與未來展望,
我感覺男人再說明下去大概連研究發現與參考文獻都要一並附上了。


他身上透露出白領菁英的氣息,而她,我卻感受到無法觸碰的距離。

對於他的人生規劃我沒有繼續參與傾聽,也不知道她後來體會他的努力與解釋了沒有,但是她不語的樣子在腦海卻揮之不去。


下了車,我收起原本想說的計畫,走向我的她。
至少,我還能看見她的笑。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Tue 2006 00:00
  • 煙花




很久之前我曾經想解釋那天我遇到的經驗,卻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感覺形容。

直到許久後的現在又想起那天的我,那有點悲涼的感動。


  「我遇到無聲綻放的煙花」

在那夏季單人無聲蜿蜒山道上。
我看夜空中消散的煙花留下蒼白輪廓,夏天的風吹來帶著飽滿的溼氣,像淚。



從山谷遞來如遠雷的煙火聲,抓不住那已消散的燦爛。
這奇異的不協調帶著某種嘲諷感,不動聲色的譬喻,無力的抗拒。



我留不住,這流轉的時序。

但,生命裡空虛的輪廓卻銳利得那麼清晰。


miro18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